胡幺

💙=💔

左瞳 (随笔)

  牢房里被点上了蜡烛,昏暗的黄色亮光虽不刺眼但却让长久没有见到光明的沉香不由的眯了眯眼。白沫予身着黑色金缕凤长裙,外罩黑色薄长衫,如墨的头发还如从前那般肆意的散在身后。明明是如此低调的衣服,却让白沫予穿的让人惊魂动魄,千娇百媚,薄纱若隐若现,让人看的就像一只小奶猫用爪子挠着自己的心,心痒难耐。百里闻天同样一身黑衣,不过胸前有用银线绣着的山茶花。沉香抬头看向百里闻天,心里苦苦一笑,还是那么喜欢把白沫予的喜欢变成自己的习惯。
  “沉香。”白沫予轻启红唇说道,然后幽幽的笑声从牢房里传出来,“瞧瞧,我又忘了。应该是红莲对吧?”
  白沫予走上前去抬起沉香的头,用手帕轻轻擦...

1

希望一睁眼看到的就是你的消息 感觉会笑一整天

左瞳 [第一章 恍如隔世] Ⅱ

“哎哎哎,你看看,这白府出来的女子是谁啊?”
  “难不成是那个那么多年没出过府的大小姐?”
  “这大府上的大小姐岂是我们说见就见的?”
  “切,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大小姐从前可是最爱出来玩的,不把咱瑶歌城搅得乱七八糟才不罢休呢!”
  “那我怎么一次都没听过她的事情呢?”
  “一看你就是外城来得吧?听说这大小姐在街上突然变得像个怪物一样,眼睛血红血红的!还杀了人!从此之后就再也没出府。”
  “啊?你这是听谁说的?我咋从来没听说过?”
  “我给你说啊……”
  从一出府,白沫予就预料到这幅场景,头上戴着大氅的帽子,让沉香...

1

左瞳 [第一章 恍如隔世]Ⅰ


  “小姐,该起了,还有就快过年了,您这儿还什么衣服都没做呢。”一个小姑娘站在床前,不停的晃着床上的人儿,丝毫没有在乎她是主子还是什么的。
  “沉香,你就让我再睡一会吧。我困,过年吗?无非又是那些劳什子,咱们又不出府,还和从前那样就行。”白沫予懒懒的睁开眼睛,裹了裹被子又准备睡去。
  “小姐啊,咱们可都6年没出过府了。幸好是咱们府大,要不我可憋死了憋死了。”那个叫沉香的丫头,懊恼的冲着床上的人叫着,一转身又坐在了凳子上,丝毫没有丫鬟和主子的样子。
  白沫予这时从床上坐起来,笑盈盈的看着沉香。“明明是比我还要年长几岁的人,却总是这样毛躁。还好咱们府上规矩不...

1

左瞳

楔子
   “娘亲!”白沫予看到顾夏青被黑衣人击中之后,对着围攻自己的杀手也越发下了死手,身边的家仆护着白沫予来到顾夏青身边,白沫予扶起受伤的顾夏青,刚准备运功为她疗伤,却被她制止。“娘,你再不让我为你疗伤,会死的。”顾夏青笑着摸着白沫予的头,冲着在人群中厮杀的一人悄声说了一句“老爷”,就看到那个烟灰色袍子的身影在人群愣了一下,回头一看如此场景就很快的结束了那边的厮杀,迅速来到他们身边。然后用功力在三人的身边的结起了一个屏障。
  “夫人。”白傲之看着受伤的顾夏青也开始慌张了起来,全然没有刚才杀敌的那份气势。
  “沫儿,老爷。你们听我说,如今只有让沫儿解开...

 

© 胡幺 | Powered by LOFTER